大淵:溫度的交換,成就互相RESPECT的珍貴羈絆

「談到『互相』這個概念,你腦中浮現的第一個人生畫面會是什麼?」當我們這樣問起大淵時,大淵轉了轉眼睛,如同陷入在回憶的漩渦之中,隨即便緩緩與我們分享這段鮮為人知的故事…

乍聽之下,這是一個許多創作者都可能經歷過的浮濫故事,然而透過「互相」的視角,我們發現這個故事沒有盡頭,這樣的互相與能量交換,還在不斷持續中...

從「輸贏」到「互相」


隸屬饒舌團體頑童 MJ116 的大淵正值血氣方剛的時期,年輕的他只想贏,追求名與利,然而起初不得志的他,也面臨過曾經想放棄的低潮。

「這樣太危險…飛太遠…」許多人對大淵的認識,或許是來自兄弟本色的神曲〈Fly Out〉。在這之前,大淵所屬的團體頑童 MJ116 就跟所有地下樂團或嘻哈團體一樣,總有過一段血氣方剛的時期 —— 他們用創作衝撞體制,用詞句寫下對於資本主義的不滿,或是怨嘆自己的懷才不遇。想要跟這個世界「輸贏」,在這樣藉創作抒發心志的過程中,大淵自然有過曲折、懷疑、怨懟這些負面情緒,他經常會騎著車穿梭在木柵街頭思索人生,也在這樣與自己相處的過程中,讓自己的內心平靜、放鬆。


為了舒緩在低潮時產生的壓力與負面情緒,大淵會騎著車穿梭在木柵街頭,不僅思考人生的方向,也在與自己相處的過程中讓內心平靜。

「年輕的時候就是要贏、要名要利……對,我就是那個庸俗的年輕人(笑)」,大淵如此說道。在低潮時打過零工、做過粗工,也想過乾脆放棄,而在回想起這段最黑暗的時光,大淵突然想到有個人曾默默的帶給他能量與曙光,那便是經營滷味攤的姐夫。

原來,年輕人的衝、年輕人的苦與愛面子,當時姐夫都看在眼裡,他想起了年輕剛出社會時跌跌撞撞也換過幾份工作的自己,彷彿在大淵身上看到自己過往追夢的影子,便經常以「賣剩的」為由送大淵滷味,甚至會偷偷塞錢在袋子裡。我們直覺的問姐夫,為什麼會想要這樣支持一個跟自己沒有真正血緣關係的人?「當時就是想要鼓勵大淵,有夢想就去實現、去完成,不行的話從頭來過也沒關係」,姐夫如此說道,而他那一份不說明白的貼心與關心,以及對大淵的支持與期許,大淵其實都銘記在心 —— 這一份來自家人的互相理解與支持,便如此昇華為他生命中意義深刻的「互相」。


大淵當時的不得志,姐夫彷彿在大淵身上看到自己過往追夢的影子,便經常以「賣剩的」為由送大淵滷味,甚至會偷偷塞錢在袋子裡。

「互相」讓世界不停轉動

「一開始我是被幫助的那個,得到的比較多,當時我什麼都沒有,是個只想追夢的人…他在生活上支持我,給我信心。後來我有辦演唱會跟活動都會邀請姐夫他們一家人,我姐說,我讓他們一家很驕傲。」在被問到與姊夫之間的存在什麼樣的「互相」時,大淵如此回應。然而姐夫給的不只是心理或是經濟上的支持,那一份又一份即使拿在手中冷掉吃在口中依舊異常暖心的滷味,在不知不覺間凝聚成一股能量,潛移默化地改變了大淵年輕時的輸贏心態,隨著這些歷練的增長與對人生的體悟,大淵的創作不再像過往如此憤世忌俗、針鋒相對,反而多了更多對人、對生活的關心,「最近幹的大事是生小孩,我覺得自己必須給他最好的,教育成好的人。」大淵如此說道,而他,早已經不是自己口中那個庸俗的年輕人。在自己多了一點微薄能力的時候,現在的大淵想要散播更多的快樂給大家,也盡可能幫助大家,「就像 Gogoro 正在做的一樣,有能力了就可以為社會做更多,取之於社會,用之於社會。」對大淵而言,「互相」是能量的傳遞與交換,這股正向的力量會帶領大家前往更好的地方,因為每一個人,都可以是一座能量交換站。


對大淵認為「互相」是能量的傳遞與交換,這股正向的力量會產生更多的「互相」。每一個人,都可以是一座能量交換站。

姐夫情深義重的支持成就了大淵如今的真誠回饋,然而這樣的「互相」其實是生生不息的。影片拍攝當天,團隊在現場一邊吃著姐夫的滷味,一邊聽著姐夫訴說這一段當年的故事,採訪結束時,團隊準備付滷味的錢,姐夫卻堅持不收,嘴上一直說著「不用啦,你們以後多找大淵,讓他有更多曝光機會就好了!」,我們這時才恍然大悟,這份「互相」的能量,還持續不斷地轉動著。

「互相」是支持,是尊重,是交換能量,更會不斷產生「互相」,大淵心中這份想要道謝的「互相」,在姐夫心中又是另一份真心付出的「互相」,他們之間「互相」的能量不滅,而你們是否也感受到了,那一份緩緩湧上心頭,生命中似曾相似的「互相」?


「漫長路上懂的人不多,有幾位默默支持你的就足夠,沒電時他總會出現在你左右,金歹勢還有句謝謝沒說出口……」,為了向姐夫當時的情義相挺致謝,大淵特地創作一段歌曲並錄下來給姐夫聽。他們之間的「互相」,還在繼續轉動……

繼續探索更多互相故事

Related article

最強里長方荷生,兒女接棒延續美好的能量

台北中正區忠勤里里長方荷生,帶著一雙兒女方億玲、方億傑在台大巷弄中經營「書屋花甲×而立書店」。這間坐落於社區裡的餐廳書店,成為匯聚來自四面八方美好能量的交換站,不僅承接住乏人關注的弱勢族群,也交換彼此的感動。